老伴
2018/9/7 18:40:41
文章来源:百度百科
笔者:总站
分享到:
-+

《老伴》是由蔡明、潘长江、潘斌龙等演员联袂演出的小品,在201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首播。

作品讲述的是潘叔为了让老伴恢复记忆,上演的自己失忆的一出戏,整个故事笑中带有感动 [1] 。

经典台词

1、颜值越高,责任越大。

2、潘斌龙:温柔贤惠。

蔡明:张大妈去。

潘斌龙:身体健壮。

蔡明:李大妈去。

潘斌龙:关键是特别漂亮。

蔡明:扶我起来!

3、就他当我老伴,当我街坊都得搬家。

4、我救了你,你娶了我。你为什么恩将仇报呢?

5、说瞎话是要遭雷劈的。

6、老公长得这么小,儿子长得这么老,让我失忆好不好。

7、潘长江:我妈不同意,咦?咱俩私奔吧!

蔡明:好吧。咦?咱俩分头私奔吧!

8、我这是生了个狒狒吗?

9、什么你的我的,连你都是我的。

10、不对,有瑕疵(chi)。

11、钱没了,人还在啊,下回争取啊,钱还在,人没了……不对吧!

12、老伴归老伴,别老在一块儿。

13、好尴尬呀!

14、就他那模样,还能娶着媳妇,取一个快递,人都不一定给他。

15、心若在,鱼就在,大不了从头再来 [4] 。

完整台词

(敬老院内,蔡明在跳舞,背景音乐《巴郎仔》)

潘斌龙:蔡阿姨!蔡阿姨!哎呀,蔡阿姨……

蔡明:院长,我在练舞蹈呢!

潘斌龙:哎呀,您先别练了,咱敬老院出大事了!

蔡明:怎么了?

潘斌龙:有一个老头啊,失忆了!

蔡明:嗐,多大点事儿啊!我年轻的时候很多男人见着我都失意(忆)。

(观众鼓掌)

潘斌龙:关键是这老头啊,记得自己有老伴,但是忘了自己老伴长什么模样了,找不着老伴他就不吃饭,三天了!喂他什么他都不吃。

蔡明:嗯。

潘斌龙:没办法来找您来了嘛!

蔡明:吃我呀?

潘斌龙:(一脸尴尬样)不是,我想请您啊,去假装他老伴,劝他吃饭。

蔡明:唉!咱们敬老院那么些老太太,干嘛非得我去啊?

潘斌龙:关键这老头记着他老伴有三个特点,你看,温柔贤惠……

蔡明:张大妈去。

潘斌龙:身体健壮……

蔡明:李大妈去。

潘斌龙:关键是特别漂亮!

蔡明:扶我起来!

(观众鼓掌)

潘斌龙:您同意了?

蔡明:没办法!颜值越高责任越大!

潘斌龙:哈哈……(指着观众席中的潘长江)哎,来了!(蔡明背过脸去)

(此时,潘长江正在观众席旁边寻找老伴)

潘长江:(走到一位女观众旁边)你好,请问你是我老伴吗?不是啊?你失忆了吧?呃……,快坐快坐,(又留意到旁边一位男观众)你好,请问你是我老……大老爷们啊?(观众笑)你……

潘斌龙:潘叔潘叔潘叔!这呢这呢,潘叔!(把潘长江接上台)慢点慢点慢点……

潘长江:干蛤(啥)呀?

潘斌龙:潘叔,您先稍等,您稍等……(跑到蔡明旁边)蔡阿姨,您看,就是他!(指着潘长江)

蔡明:(起身一看潘长江)扶我回去!

老伴

老伴

(观众鼓掌)

潘斌龙:为什么啊?

蔡明:就他当我老伴?当我街坊我都得搬家!(观众笑)

潘斌龙:蔡阿姨,颜值越高责任越大嘛!

蔡明:好吧好吧!

(潘斌龙跑到潘长江旁边)

潘斌龙:潘叔,您看这是谁?(指着蔡明,蔡明过来了)

蔡明:你好,我是你的老伴。

潘长江:你可拉倒吧!你不是我老伴,我老伴比你漂亮多了!(观众鼓掌)

蔡明:这不是失忆,这是疯了!再见!(转身就要离开)

潘斌龙:哎哎哎……,蔡阿姨蔡阿姨,他失忆了,您别往心里去!

蔡明:切!还比我漂亮?就他那模样还能娶着媳妇,取(娶)个快递人都不一定给他!

(观众鼓掌)

潘长江:不是,我这模样咋了?我这模样咋了?当年人称东北小费翔,不像吗?

蔡明:像一半。

潘长江:哪一半?

蔡明:翔(屎)!

(观众笑)

潘长江:你……院长,她说什么意思?!

潘斌龙:(摊手)好尴尬呀!嗯,蔡阿姨我们继续吧?

蔡明:他没救了。

潘斌龙:您再试试,您还没尽力呢!

蔡明:好吧好吧,给我。(接过饭盒,来到潘长江旁边)吃一口吧。

潘长江:不吃!

蔡明:我尽力了!(把饭盒还给潘斌龙转身就要走)

潘斌龙:哎呀蔡阿姨呀!您稍等,(来到潘长江旁边)潘叔,人都说是你老伴怎么还不吃啊?

潘长江:不对,有瑕疵(chi)。

潘斌龙:啊?

潘长江:既然你说她是我老伴,我就考考她(拿出备忘录),我把所有想起来的事我都记我这小本上了。

潘斌龙:好好好,蔡阿姨,有希望……

蔡明:希望也是渺茫的。

潘斌龙:哎呀……

蔡明:来吧来吧来吧来吧!

潘长江:我问你,你还记不记得当年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在干嘛?

潘斌龙:(看备忘)铲驴粪?(做了个铲土的动作)

蔡明:盗墓?

(观众笑。潘斌龙学驴叫)

蔡明:挖出一头驴?

潘长江:哎呀!

(潘斌龙接着学驴叫)

蔡明:又给活埋了?

潘斌龙:哎呀!怎么猜的那么血腥呢?

蔡明:总不会是铲驴粪吧?!

潘长江:对了!(蔡明一惊)你说对了!当时我就是在铲驴粪。而且我在驴圈里昏过去了,请问,为什么?

蔡明:你脑袋让驴给踢了呗!

潘斌龙:蔡阿姨,你怎么说话呢?

潘长江:(指着潘斌龙)你怎么说话呢?!她说对了,我当时脑袋就是被驴给踢了。

(观众笑,潘斌龙无奈地坐在长凳上)

潘长江:是你把我抢救过来的,而且还给我做了人工呼吸,嘘嘘嘘嘘……

蔡明:我救了你?

潘长江:对。

蔡明:你娶了我?

潘长江:没错。

蔡明: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呢?

(观众笑)

潘长江:(走向潘斌龙)院长,这绝对不是我老伴,说话太气人了!哎呀,哎呀我这咋的……

潘斌龙:蔡阿姨,你看这是饿的,再不吃饭出人命了!我这样,我让他再换一道题。

蔡明:好好好……

潘斌龙:潘叔,您换一道就你们两个人知道的题,比方说,谈恋爱的时候受到家里的阻挠啊……

潘长江:对!!当时我们家不同意。

蔡明:哦,当时是你们家……你们家还不同意?!!

潘斌龙:诶……是他妈妈不同意!当时啊,是这样子的……(坐在长凳上)儿呀,你喜欢她什么呢?

潘长江:呵呵……长的好看。

潘斌龙:啊,长的好看哪……那姑娘啊,你喜欢他什么呢?

蔡明:(看着潘长江,然后一只手做成避雷针放在头上)长的好看。

潘斌龙:蔡阿姨您在干嘛啊?

蔡明:说瞎话是要遭雷劈的!

(观众鼓掌)

老伴

老伴

潘斌龙:蔡阿姨,您注意态度您!

蔡明:你快点儿吧!

潘斌龙:好好好……儿啊,常言道丑妻才是家中宝,长成这样的肯定跑,找媳妇就得找你妈这样的!

潘长江:妈,我也想啊,关键长胡子的小姑娘不好找哇!

潘斌龙:(突然起身)潘叔,咱不情景再现呢吗?后来呢?

潘长江:我妈不同意,(拉着蔡明的手)咦?咱俩私奔吧!

蔡明:好吧。(走了几步)咦?咱俩分头私奔吧!(转身就要走)

潘斌龙:站住!!!

潘长江:院长,私奔带分头的吗?

潘斌龙:潘叔,要不咱们再换一道题?(翻备忘)结婚第二天您出差去外地,老伴来送您,这样,咱们再情景再现一下,您假装出门。

潘长江:好!(假装出门)

潘斌龙:(跑到蔡明身边)蔡阿姨,您送一送啊!

蔡明:我得送他?

潘斌龙:对对对……

(蔡明走到潘长江身边推了他一把)

蔡明:走你!

潘斌龙:潘叔没事吧?蔡阿姨,温柔一点!结婚第二天!

蔡明:结婚第二天?

潘斌龙:对!

蔡明:(娘娘腔地)人家舍不得让你走了啦!

潘长江:临别之前咱们是不是得拥抱一下?

蔡明:(娘娘腔地)人家想从背后抱抱你了啦!

潘长江:哎哟我去!还整得挺浪漫!呵呵呵……

(蔡明把潘斌龙推了过去。观众鼓掌,潘长江发现不对劲)

潘长江:咋一股烟味呢?(回头看到潘斌龙)哎呀你谁(sei)呀?

潘斌龙:儿呀,妈也过来送送你!

蔡明:噗……(观众鼓掌)好了好了好了好了,拥抱你妈妈都代替了!

潘长江:不是,拥抱这玩意不能代替……

蔡明:哎哎哎……

潘斌龙:(一把将潘长江抱起来)潘叔……

潘长江:拥抱这个怎么能代……

潘斌龙:过去了过去了,咱们换一道题。

潘长江:换一道?行,那我再考考她。你还记不记得当年咱俩第一次送儿子去幼儿园这件事?

蔡明:我跟他还有一儿子?那得长成什么样啊?

潘斌龙:麻麻!

潘长江:对,就这样嘛!

蔡明:老公长得这么小,儿子长得这么老,让我失忆好不好!

(观众鼓掌)

潘斌龙:麻麻!

蔡明:我这是生了个狒狒吗?!

潘斌龙:麻麻,我不想去幼儿园!

蔡明:儿子,你三岁了,妈妈得送你去动物园……幼儿园!

潘斌龙:麻麻,我怕他们欺负我。

潘长江:儿子,不要害怕,像爸爸学习,要学会用智慧。

蔡明:对,你爸爸小时候可聪明了,他出去放牛怕牛丢了,就想出一个好主意……

潘长江:我把牵牛那绳直接绑我腰上了。

潘斌龙:那后来呢?

蔡明:后来,牛和你爸爸就一块儿丢了。

潘长江:对了!你说对了,当时就是这么个事!

潘斌龙:诶,您怎么知道的?

蔡明:我哪知道?我就痛快痛快嘴!他好糊弄。(拿过饭盒给潘长江)现在相信我是你老伴了吧?

潘长江:相信了。

蔡明:吃饭去吧!

潘长江:走,跟我一起回家吧。

蔡明:为什么呀?

潘长江:你不是我老伴吗?

蔡明:古人云,老伴归老伴,别老在一块儿!

(观众笑)

潘长江:院长,解释一下这是哪个古人瞎云的?

潘斌龙:您稍等,我问问啊……蔡阿姨呀……

蔡明:这回我真的尽力了。

潘斌龙:蔡阿姨,咱敬老院连续三年的最佳敬老院了,潘叔要是饿坏了,咱们这荣誉就让给对面敬老院了!

蔡明:那让他搬到对面祸祸他们去!

潘斌龙:不行!他就是从对面搬过来的!

(蔡明一脸尴尬)

潘斌龙:麻麻——

蔡明:好,我再坚持一会儿……

潘长江:我不吃饭!我饿死算了……

潘斌龙:潘叔潘叔潘叔,她跟您开玩笑呢,她就是您老伴!

潘长江:不对,有瑕疵(chi)!

潘斌龙:啊?

潘长江:我再考考她。(走到蔡明旁边)我问你,你还记不记得八八年我在葫芦岛为什么号啕大哭?

蔡明:你在葫芦岛哭什么呀?让葫芦娃给揍了?

潘长江:八八年我下海经商,看别人倒腾热带鱼挣大钱,于是,我倾家荡产,进了一大批热带鱼,当我去葫芦岛接货的时候,我怕我那热带鱼冻死了,我就整了半吨开水,哗——倒鱼缸里了,那鱼高兴得上蹿下跳的,可是我还是晚了一步,最后我那鱼还是死了……(崩溃哭泣)

蔡明:你那鱼不是死了,是熟了。

潘长江:可是我的钱都没了……(继续哭)

蔡明:哎呀,钱没了,人还在啊,下回争取啊,钱还在,人没了……(观众笑)不对吧?

潘长江:媳妇啊,我现在身无……身无分文了,是个穷光蛋了,咱俩离婚吧,那个……现在我就是个窝囊废。

蔡明:别这么说。你原来也是。(观众鼓掌,蔡明摘下手镯)给你,这是咱们家最值钱的东西,拿着吧。

潘长江:不行!这是咱俩结婚的时候我送给你的礼物,不能要!

蔡明:拿着!

潘长江:不行!这是你的东西!

蔡明:什么你的我的,连你都是我的!!!(观众鼓掌)心若在,鱼就在,大不了从头再来!(果断)

(观众鼓掌)

潘长江:对了!对了!八八年你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!老伴啊,你终于想起来了太不容易了,我好激动……(抱住蔡明)

蔡明:哎……你干什么呀你!!!(此时潘斌龙把蔡明从潘长江手中分开了)我有老伴!!!

潘长江:对,就是我!

蔡明:呸!咱俩才认识五分钟!我跟我老伴都生活五十年了!想当年,他们家不同意我们结婚,他拉着我就私奔,我们跑到火车站才发现买的是船票。这是我老伴!结婚第二天,他就要出远门了,怕我一个人在家不安全,给我弄了那么大一条狼狗趴在门口,得!坏人是进不来了,我这好人也出不去了。这是我老伴!我生完儿子以后需要补身体,他就用大棉袄换了红糖,大冬天的,光着膀子跑回家,那糖是冰凉的,可我这心是滚烫的,这是我老伴!八八年他做生意失败以后,我们俩就出去摆摊,有个坏人要欺负我,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拿起刀,啪——就往自己胳膊上砍,坏人吓跑了,可他的胳膊上,留下了这么一个疤,这是我……(留意到潘长江的左臂上的一道疤痕)

(观众鼓掌)

蔡明:老伴?(背景音乐《当你老了》响起)

潘长江:没错,老伴,失忆的不是我,是你,你都失忆一年了。

潘斌龙:对,从那次意外到今天,已经整整一年了,在这一年里,潘叔想尽各种办法帮助您恢复记忆,可是一提潘叔是你老伴……

潘长江:你马上就昏过去,大夫说这几天是你病情好转的关键期,于是我跟院长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,来刺激你的回忆。院长啊,没想到今天还真成功了……

蔡明:要是我今天还想不起来呢?

潘长江:没关系没关系,你一天想不起来,我陪你一天;你一辈子想不起来我陪你一辈子,我,还没被你欺负够呢!

(观众鼓掌)

蔡明:你为什么不吃饭呢?你饿死了,我欺负谁去啊?

蔡明、潘长江:老伴……(相拥而泣)

(观众鼓掌)

老伴

老伴

潘长江:你能想起来真是太好了!

潘斌龙:太不容易了,您终于恢复记忆了!

蔡明:是啊是啊,是……你谁啊?

潘长江:这位是……

蔡明:哦,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,儿子——

潘斌龙:坏了坏了,又乱了!

潘长江:没关系没关系,慢慢来,只要她想起来,我是她老伴,这就行了。

潘斌龙:好好好好好……

潘长江:老伴,老伴。老伴——

蔡明:喊什么呀?我又没聋!(对潘斌龙)你爸太黏人。

潘长江:老伴啊,为了唤醒你的回忆,院长没少帮忙啊。

蔡明:是啊。(转向潘斌龙)儿子,咱们谢谢院长去!

潘斌龙:诶……(走到潘长江身边)潘叔,好尴尬呀!(摊手)

潘长江:哎哎哎,继续配合。

潘斌龙:好!(到蔡明身边)麻麻!

蔡明:诶!

潘斌龙:爸爸!

潘长江:诶!

潘斌龙:走,咱们一起去,谢谢院长!

(三人走下舞台,向每位观众道谢,背景音乐《贼拉拉的爱你》) [2]


下次自动登录
请登录后评论 |
刷新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

阅读排行

更多>

推荐视频

更多>

艾丽·范宁

艾丽·范宁

山东神州牛歌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

地址:山东济南历下区二环东路7506号综合实训楼五楼

公司简介-业务简介-联系我们-牛歌团队-关于我们

Copyright · 2019 山东神州牛歌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@szngw.com 400-6969-367

鲁ICP备13029853号

网站低俗信息举报电话:(0531)85852068违法和不良信息